「读文」岁月藏在一杯茶里

2019-11-17 19:06:14

□关丽华

大茶碗、搪瓷罐、破边杯和发黑的水壶,几乎每个家庭都有类似的喝茶途径。可以说岁月藏在一杯茶里。

在我的童年,喝茶是成年人的事情。老农夫正在抽一个干烟草袋,他脚下有一个陶罐。这几乎不是茶,但实际上是厚厚的叶子。问候完成年人后,他们去了各自的田地。

当我长大后,我迷恋三毛。我读了她写的一篇文章,说阿拉伯人喝三道茶,一道苦如生命,一道甜如爱情,第三道轻如微风。我不知道为什么,它似乎包含着深刻的哲学,一点点的理解,更有甚者我还不太明白。

古人说开门有七件事。柴米,你,盐,沙司,醋和茶。小时候,我也知道茶是不寻常的。茶是招待客人的一种方式。

家里的客厅里有一张圆桌。一张桌子有许多用途。把桌子上的东西推到一边是我们的桌子。客人到达时,他们也是招待客人的茶几。

在家买的茶用纸包着,当客人回来时,通常放在茶桶里。当客人回来时,他会在壶里捏一把茶,客人们会一起喝茶、抽烟聊天。客人已经走了。烟灰缸里装满了烟头,烟灰缸里还有茶渣。

有一次,当我跑累了的时候,我回家看桌上剩下的茶。我原本想像成年人一样品尝,但喝起来不太好。我嘴里没说苦,还有茶梗。成年人喝起来味道复杂而略带苦味,茶是苦的,白酒是辣的,啤酒有点苦,成年人怎么喝得这么苦,爱糖的孩子自然不知道成人世界。

每个老师都带着茶缸去上课,茶缸上大多刻有纪念的大字,到处都是凹凸不平的痕迹,茶不是特别香,他带回家的基本上是粉笔末和烟叶的味道。

当我在北京上大学的时候,当大碗茶仍然受欢迎的时候,当我厌倦购物的时候,我会花几分钱喝一碗大碗茶来解渴。不管我是真的喜欢茶,还是受益于懂茶的同事,我也慢慢喜欢茶。

不久前,在一个周末,我们在父母家泡了一壶茶,喝了茶,看着姐姐自己种收获的西瓜。爸爸说,当他和我们一样大的时候,他在工作日当老师,在收获季节做农活。我也是一名教师和农民。周末我必须去奶奶家帮忙做农活。他说他将在早上4点钟做农活,在太阳高的时候9点钟回来工作。我去的时候,会带一壶水来。有时我会放些茶,有时我会把开水加热。

爸爸警告我们珍惜时间和事物,不要忘记耕作的艰辛。即使当我们喝茶时,老师的父亲总是要我们说几句话。

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,我们家总是有一些不相配的茶具。现在,我将以给我父亲买茶具的名义买各种各样的杯子。我从一家小商店买了一个出口导向的尾杯,专门从景德镇带回来的。从小时候看父亲喝茶到能和父亲喝茶,也可以说一杯茶里隐藏着一段缓慢的时间。

一杯茶,时间慢,一杯茶,时间慢。

快乐生肖app 在线买彩票 巴黎人官网 广东十一选五 吉林11选5开奖结果